You are so sexy,Barz

转号☞卖黄瓜的菊花Barz 了_(:з」∠)_

APH_菊耀_梅视角

为了表示我还活着,所以撸个黑历史_(:з」∠)_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觉得这个家变得越发的奇怪了。

“奇怪?有么?”

王嘉龙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她,随手拿过架子上的兵器舞弄了起来。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呢。晓梅这么想是为什么呢?”

“额…”她有些尴尬的牵扯起嘴角,“没什么,只是有点不安而已…恩,嘉龙哥,你继续。我去找大哥了”

说着,她转过身,向屋内走去。

真是的,她真是一个笨蛋。问谁不好,偏偏问那个除了大哥以外其他都不曾放在心上的一根筋王嘉龙!!

想到这里,她又是气愤又是无奈——气愤于嘉龙的迟钝,无奈于自己除了他以外似乎就无其他的选择。

像濠镜、勇洙那两个人,自己从小到大和他们就没什么交谈过,更别说像个小女生一样对他们表达自己的愁思了。

至于大哥和本田先生……

突然的,她停下了向前走的步伐,手紧紧地抓着怀里的衣物却不自知。

“大哥…和…本田先生?…”她喃喃道,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丝线索却又转瞬而逝,“算了算了,不想了…不过说起来,我为什么不去问问大哥呢。也许大哥知道些什么…恩…”

这么说着,她的脚步开始变得轻快起来了,向着王耀的房间跑去。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问题——这个造成家里无比奇怪的原因——很重要,很重要。重要到,她在心里感觉,如果不把这件事解决掉,会有很糟糕的事情发生。

“恩?门关着?大哥现在就睡了么?”远远的,她就看见那扇在走廊尽头的房门已经被关的严严实实的。她看了看窗外,此时太阳仍旧挂在树梢,还未落下

“真是的,大哥这么早关门是要干什么啊。”她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走近门,欲要敲门,却迷迷糊糊地听见房内传出本田菊的声音。

【房内】

“所以说,您这样,果然很讨厌呢。”本田菊低下头,眯起眼看着身下被自己制住双手的王耀。额头的碎发散落下来,将光线挡住,并在脸上投下暧昧不清的阴影。

“你!阿菊!你今天到底是…!”王耀的脸上浮现出了红晕,不知是气愤而至,还是羞怒至极。只是还未等王耀将这质问的话语,对着本田菊说完,就被本田用一只手指轻抵了回去。

“啊,别说话。”他轻轻地笑出了声,可王耀却在他那遮去了双眼的面容上,找不到一丝笑意。王耀的内心没由来的滋生出一丝恐慌,却又不知道从何怕起。

“您知道么,我很讨厌您这一点呢。”本田俯下身,脸贴在王耀的胸膛上,“总是以大哥自称,总是以保护者自居,总是固执地把一切不利于家人的因素一个人承担,一个人忍受痛苦。”

“我这是…!”

“为了我们好?呵…我知道…”

眼中的光芒变得有些黯淡,他的言语语气也变得越来越低沉,如同晴天蒙上了阴霾,挥之不去的云雾将阳光隔绝,只留下了黑暗。

“我们不是小孩子了…nini…

不只是我。所有的所有的人,包括梅梅小姐,也都不再是曾经能被你高高举起的孩子了。”

“但是,我还是你们的大哥。”王耀直勾勾地看着本田,眼中有一抹坚定的神色在瞳孔深处闪烁,“我不会改变我的初衷的。”

听了他的话,本田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终于,他像是忍受不住内心的冲动,起身向着王耀吼起来。

“但我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弱小到只能接受你的保护而得以存留的自己了!”

“阿菊…”

“现在的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不需要你施舍一样的庇护照顾我这个和你没有关系的人了!”

“不!我…”

“是的,我不需要。”

本田看着他,眼中的复杂之情让人无法一探究竟。

【门外】

她捂住了自己因为惊愕而不住喘气的嘴巴,生怕因为自己发出的声响而惊动屋内的人。

微微向后轻轻退了几步,当确定离开的距离已经足够安全时,她再也无法遏制自己内心的震荡,转身向着屋外跑去。

她似乎已经明白了家中沉闷气氛的来由,可是这份理由,却让她透过此时,看到了更为糟糕的未来。“希望只是错觉…”她喃喃自语道,可是心中的那份不安却再也没平息。


嘤嘤嘤hp脑洞合集

【哈利波特】深沉的爱与脑洞合集 UP主: 酥维埃年糕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696338


目前只有短小的1p,不过吾辈会努力的!嘤嘤嘤

目前☞1p_小天狼星哈利亲情向+斯莉


关于最近掐的CE与384的RPS作品

QwQ刚混Evanstan。但是看到ABO还是好奇怪。
为什么包子总是要带孩子
为什么mi桃总是成渣攻
☞傻白甜多好,既然现实不可能在一起,文里甜甜的才棒嘛//////3

青鸟:

从前天看到wb的at到现在被朋友叫来看这篇,心情很复杂。我最初萌过盾冬也顺带着看过一些rps,那时没觉得什么,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文章越来越过火,似乎两个人之间地位差距越大越有萌点,越有人喜欢,越能火起来。所以后来我不看文,不搜文,单纯的去喜欢384,却还是能时不时看到一些我并无法接受的设定和文章。但是一直到前天我才知道,原来我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尤其是那些牵扯了他的家人的文,他自己说过母亲是自己的英雄,他深爱自己的妈妈,没有她就没有现在这样的自己,如果能对他有一点点的喜爱的人,也不会如此的侮辱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不可能要求别人做什么,bo主所说的也是我想说的,我只能希望也许哪一天,写这对rps或者是任何跟他有关rps的作者,能对自己笔下的这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有那么一点点的喜爱。

最后我要感谢bo主在这一片不管支持哪一边的谩骂下,和平的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十飂:



憋不住了来说两句




费城漫展之后掉了演员粉的坑萌了一阵子Evanstan,于是在LFT上关注了标签然后关注了一堆的写手




可以说Evanstan这个CP也是从费城漫展之后雨后春笋一般红遍了LFT和微博




漫展上“软甜萌”的384妥妥的圈了一大片的粉,于是最初的Evanstan同人文也是一致的傻白甜风格




傻白甜就傻白甜吧,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傻白甜治愈治愈也好




还没开始担心这个圈子一直就这么傻白甜到脱离现实时候,画风突然就变了,虐心虐身比比皆是,似乎成了一种竞争,比着赛的造虐梗,为了虐而虐直到虐到失去下线




于是心塞的各种取关




最后直接被一篇推荐刺激到自戳双目利索出坑干脆扔掉了之前的LFT账号








这里也不想说关于所谓创作自由、作者文笔、题材驾驭这些问题




单想说同人作品的意义








文学作品的一字一句都是作者在向读者展示笔下的人物,同人也一样,只是这种展示换成了固定的人物




于是RPS同人就是在向所有有权限看到作品的所有人展示着被带入到同人故事中的【人】




注意是“所有人”,放在公共平台上的作品,它的观众就是可以浏览这个平台的所有人








于是呢?




那些作品向读者展示的是什么呢?








它们展示的是一个狂妄自大、丧失道德伦理、性格扭曲、畸形性癖、冷漠、狠毒的Chris Evans




展示的是一个没有自我、恶心下贱、不知廉耻、可被随意糟践,是婊子是性奴的Sebastian Stan








打出这些字我手都是抖的,而实际上有些作品更过分








别说什么写了提示“同人不要与现实混淆”,不可能




明白同人的意义并且观看的读者就是冲着主角是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这两个人来的,在故事人物出场的同时,首先意识里代入的就是现实中的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的形象,这也是基础的人类思维意识关联,是自动的且固定的




读者看着的,就是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












人所能感知的世界是与之本身相关联的一切




名字和形象就像是这个世界的TAG




可以说任何人使用了这些就相当于在某种程度上介入了他们的世界




然而,有些人的这种介入,是污染




























【喜欢边缘题材喜欢畸恋情深求你们去写原创】




【ooc不是挡箭牌】




【都特么知道彻底ooc了干嘛不特么去写原创】




【原创还能带个先锋文学的帽子同人绝壁就是找掐】


【Evanstan】此生爱恋(前世Stucky)_一

他把他捡回了家。这不像他的做事风格,也不符合他的性格。毕竟从前的他,并不是那么随意的让别人进入自己领地的人。
但,去TM的性格。
从他在看见那个光着脚可怜兮兮地坐在地上的男子时;从那个男子用暗淡却带着期待的双眼看着他时;从那张水润的双唇对着他轻轻发出哀求的呻吟时。
他觉得自己整个灵魂,都被拉出了理智的躯壳。义无反顾地投入了一个名为Sebby的蜜罐里,然后彻底沦陷。
设定:
架空——Evans×Stan——微前世今生梗☞前世Stucky
第一次写,性格描写也许不当,如果ooc了请务必帮我指出来OTZ
正文:

又一次,他和母亲吵架了。为的是从他床底下找到的违禁品。

他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他的继父作为纯粹的美利坚北部白人,也并不认为年轻人有些小秘密是件大事。但显然,他的母亲不是这么想着的。

几天下来,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母亲伤心的面容了。然而道歉,却总是到了嘴边又吐露不出来。

“Ha,所以你就躲到我这里来了?”Anthony Mackie抱着酒瓶,微微搂住了自己的白人兄弟。一侧过头,就把满嘴的酒气都喷在了Sebastian的脸上,“不是我说,就你这样,还担心你能坏到什么程度。”

Sebastian嫌弃的推了推快要贴到自己脸上的Anthony,但被酒精麻痹了的身躯,却还是没力气推开这个肌肉发达的黑人,反而激起了他的玩心,抄起酒瓶就往Sebastian的嘴里灌。

毫无防备地被灌下了一大口酒,他到是实实切切地被呛到了。有些苍白的皮肤上,因为饮酒而浮现出来的红色,在脸颊上十分醒目。被呛到后的委屈,化作了眼眶的微红和眼角快要滑落的泪水。再配上嘴角因为吞咽不及,而渗出来的酒水所划过的痕迹,显得格外的赏心悦目以及,诱人。

Sebastian带着几分恼意地瞪了Anthony一眼,心中的郁闷也被他这番折腾给散的七零八落的了。他不满的撇了撇嘴,从桌上拿了瓶和Anthony手中一样的啤酒,眼神有点迷离的找不到方位,却写满了嫌弃的意味:“你就这种酒,没别的了吗。”

“Ah。”Anthony发出一声怪叫,惹得Sebastian不由得回头一看,就看见那张巧克力肤色的脸,做了个恶趣味十足的惊恐表情。他眼角一抽,恶心十足,自以为恶狠狠地向Anthony发出质问:“你这是什么表情!?”

看见Sebastian像个戳到痛处的小猫一样,向他发起毫无攻击力的眼刀,Anthony不禁蒙住嘴偷笑起来——哦,其实他根本没笑出来,他可知道Sebastian这小子,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威力,不过是酒喝多了,平日里他报复人的手段可多了。他可不想自己之后的生活在煎熬中度过。

但即使理智是这样想,他的情感却仍旧掌握了身体的主动权。Anthony一手撑住桌子,一手按住因为大笑而抽搐的肚子,断断续续的言语中带着几分压抑不住的笑声。

“我说就该让那些姑娘看看你现在的样子,Sebby。才喝几瓶酒就醉了还死活要更烈的。不是哥说啊,借酒消愁也不是你这样消的。你这样出去非得让姑娘给扒了balabalabala”

听见好友的话,Sebastian突然就笑了起来,下唇紧咬着站起身,抬起手就按下Anthony的脑袋:“总比没姑娘追好对吧?”

“谁说的!帅哥我可是每天换个美女相伴的!”Anthony顶着头顶的压力侧过头冲着Sebastian是一番挤眉弄眼,看得他又是一阵大笑:“得了吧Anthony,谁不知道我们两出去,姑娘都是来找我的多。”

看见他笑起来,Anthony也露出一口白的异常的牙齿,突然说道:“怎么?不难受了?”

Sebastian摆了摆手,明白他这是为了逗自己笑才做的事,但脸上还是微微浮现出伐开心的表情:“哪有什么难受,不过是郁闷罢了。”

“Heihei…”Anthony突然阴笑起来,起身又从壁橱里抱出了好几瓶的酒,放在桌面上,然后自己开了一瓶大喝了一口,“那今天就和我喝到底吧。”

“好,就让我看看你能喝多少。”

也不知道他们喝了多久,总之Anthony迷糊的神志不清了,Sebastian也早早的倒下了。他看了看自己倒在桌上的白人朋友,试图将他拉起来,但是无力的手却丝毫没有起到一点作用,随后他就翻身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

夜深,Sebastian从噩梦中惊醒,和从前一样,这次他依旧记不住梦中的场景,但心悸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他亲爱的朋友只知道他是因为躲避母亲而来,却不知道这断断续续的噩梦也算是一个原因。毕竟母亲恼怒也不过是一时的,本来过不了几天就要和好了,但这噩梦却折腾得他如大病初愈的病人一般。为了不让母亲疑心,也为了不让她担心,他这才找了借口出来。

拖起无力的身躯起身,没走几步就差点被躺在地上睡得如死猪般熟的Anthony给绊倒了。Sebastian踉跄了几步,带着几分私心地踢了他一下,Anthony却也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陷入熟睡中。

Sebastian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口袋。

他想出去走走,也许压抑心情会有所减好。那种被噩梦扼住喉咙的压抑感,他已经忍不住要摆脱了。这么想着,他拿起钥匙摇摇晃晃地向屋外走去。

.

这是他为数不多一次晚归。作为一名敬业的领薪族,有一个作息时间表实在再正常不过了。然而这次他却实实在在地栽在了Scarlett Johansson这个“女魔头”上,几番推辞却还是被强留到酒席最后才走。想到这里Chris觉得又有着头痛了,刚刚送走本想灌醉他却自己先醉了的Scarlett回家,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了。加上之前喝得酒实在太多,他有些怀疑自己明天能否起来,并赶上Scott下飞机的那个时间。

街道上只有路灯还散发着橘色的光线,寂静的只能听见自己汽车的马达声。也是,美国的夜晚总是很少有人在户外溜达——除了一些作乱的和无所事事的年青人们。如果不是Scarlett他此时也应该躺在自己家的床上,享受一个好眠的夜晚。

将车停在街道一侧,Chris下了车准备在附近找个售货机,买点醒酒的饮料。天知道他是多厌恶第二天醒来时,头痛欲裂的感觉。

转过路口,他在记忆中寻找到了关于商店的一丝踪迹。果不其然,大门紧闭的超市和微微亮着光的售货机就这样闯入了他的视线。他提起脚向前走去,没走几步却惊讶的发现售货机前,隐约有个人影。

Chris提高了许些警惕。就像刚才说的,纽约的夜晚极少有人出来走动,他看见这个人也下意识的往最坏的方向打算。

但是,似乎有哪里不对。

Chris心想,也许是自己看错了,那个人好像就这么对着售货机坐在地上,却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他摸了摸口袋,确定防身武器还在,就微微放了心向前走去。没走几步,就看见前面的那个略显单薄摇晃了几下,便倚在了售货机上,同时传来一枚硬币落在地上的清脆的响声。

他快步走进一看,就看见一个有些眼熟的青年半眯着眼靠着支撑物,坐在地上。有些迷糊地伸出手在身侧摸索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时间打了个哈欠,眼角的泪水就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啊!找到了。”青年从地上摸起一枚硬币,举起手颤颤巍巍地向投币口伸去,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和口子擦肩而过。Chris看见青年低下了头,嘴唇微微颤动不知道说了什么,总之他似乎看到了几个骂人的口型。看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蹲下来把手附在青年捏着硬币的手上,将硬币塞入了投币口,随后起身看着按钮问道:“你要哪个饮料?”

.

Sebastian被吓了一跳。当那只手覆盖到他的手背上时,他才发现身后有那么一个人站在那里。

刚从Anthony家出来的时候,他去了附近的公园。迷迷糊糊地走着走着,直到一颗石子硌了他的脚,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一开始出门时就忘记了鞋子。

既然忘了,那就忘了吧。

他随意的走着,被酒精麻痹了的身体对于痛觉迟钝了,也让他的行走不变。他本以为散散心就能让心情更加舒畅些。但是看到阴沉的夜晚,他却更加的抑郁了——梦里似乎也有这样的夜晚——他想。但是那个夜晚发生了什么,他却怎么也记不起来,只是在胸口积蓄着难过却无法释放。

无意间走到了附近的一家商店,Sebastian摸了摸口袋似乎还有足够他买瓶酒的钱。Anthony家的酒,在他昏睡过去时就被Anthony喝得差不多了,此时他只想再买瓶带回去。再醉一点,那些梦啊什么的就没有了吧。他想。

但是,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路上还有人。

也许是太过寂静的街道迷惑了他,Sebastian从一开始因为酒精而难以投币,到了后来的昏昏欲睡而无力投币,神志已经模糊不清了。以至于当身后的男子开口时,他着实吓了一跳。

他转过头,看了看来人。没等他辨认出是谁,一种熟悉的令人想要落泪的感觉,袭击了他的灵魂,扼住了他的心脏。

“Steve…”

Sebastian不住的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发出犹若呻吟般的呼唤,红肿的带着血丝的眼睛带着他自己也难以察觉的悲伤看着眼前的人。

“恩?你说什么?”

突然间的疑问,击碎了那一瞬间的迷茫。Sebastian摇了摇头,变得有些清醒起来,但目光却仍旧有些茫然。他刚刚,怎么了?

.

Chris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的青年。

从他询问要什么开始起,青年的目光就开始粘着在他身上。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微红的眼眶撑得大大的,隐隐还能看到眼角的泪痕,嘴唇颤抖着,透露出几分无助——噢,他在想什么,那明明不过是一张疲惫的算得上是帅气面孔而已。

但实际上,他觉得这个青年看起来有些意外的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头痛不已的他,却没什么精力去记忆中寻找这个人的踪迹。

正当Chris等得有些不耐烦时,他听见这个青年发出带着不可思议的声音来。

“Evans先生!?”

他想他大概想起来了。Chris低下头,又看了看青年的脸。这是他前些天见过面的常被Scarlett念叨起的新同事——Sebastian Stan。

.

未完待续【不知道后续何时系列】
改了个设定_(:з」∠)_高中狗不知道大学生活怎么样完全写不下去,还是改了算了。。

【复联】单箭头恋爱~壹

食用说明,本文大概以上帝视角,来描写这几段单恋。也许最后会有在一起的恋人,但是一切都随缘233333

又及第一次写,人物有ooc,如果感觉到哪个角色有点崩了,请务必帮我指出来QwQ

文风什么鬼,我完全不知道。

############

这一天,天气意外的差。但是路上的行人却没有因此而锐减,反而因为躲避雨水赶路,街道变得拥挤起来。曾经忙碌的纽约市,如今还是那样一成不变。

不,是变得太多了,罗杰夫心想。他拉了拉帽檐,遮挡住半张脸,目光却注视着一个又一个擦身而过并匆匆离去的行人。除了还是像以前那样,总是充斥着人群的街道以外,一切都变得有些面目全非了。那些大厦、那些车辆、还有这个世界。

事实上,他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感怀岁月的流逝,一声急促的电铃就打断了他的思绪。罗杰夫慌忙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那个还在不停震动的小玩意儿——说实在他还是没适应这个智能的手机。

“Un..”

“队长,我是寇森特工。”

还未等罗杰夫反应过来,对方已经率先做完了自我介绍,并在他还没想出问句时,就将来意告知得清清楚楚。

“你是说,斯塔克?”

“是的,队长。”电话那头的特工将放松的语气转变为严肃,“考虑到队长的现状,我们决定借用顾问的资源,来改善队长现在的条件。”

一时间,罗杰夫有些说不出话来,不用他去考证他都能想象出,作为霍德华的儿子-现在的斯塔克,绝对是又一个难以应付的类型——说实在的,他现在也还没有准备好去看一个比自己还大的老友的儿子——他又想了想典型的斯塔克模样,只好决定委婉地拒绝特工的提议。

街上的行人开始减少了,雨也从一开始的肆意到了现在的消失不见。看了看手表,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个咖啡馆消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后,罗杰夫开始收拾起自己的画册,准备离去。

坐了这么长时间,别说是超级战士,就是普通人也都饿了几层了。罗杰夫想了想自己新住宅厨房的惨状,开始认命地向附近的餐馆走去。

苏醒过来不过几天,他已经成了公寓附近餐馆的常客了。单身汉的生活中,总是没有厨房的踪迹。他这么想着,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张面孔。

噢,当然,巴基要除外。罗杰夫对着餐馆老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是原来的那样,内心却陷入了过往的回想中。虽说会的不多,但巴基也算是会下厨房的人了不是。

当初他是为了什么去向巴恩斯夫人学的下厨?

噢,是为我。他想,为了我这个瘦弱的好像营养不良到要倒下的人。罗杰夫又想起了好友最后也是因为他而死,一时间因为得知咆哮队最后一名队友死去的心,更加低落起来。

突然,他感觉有人走到他身侧,他没有在意,只当是其他客人坐了身边的位置。却没想到对方只是冲着他来的。

“嘿,队长。二十世纪的现代生活感觉怎么样?”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并这么快的就看到霍德华的儿子。虽然此时那个男人就坐在自己公寓的沙发上,反客为主地霸占了他的领域。

“所以你现在就住在这么小的地方。”托尼有些嫌弃地打量了下这个和餐厅连在一起地客厅,转过头对着金发男子说道,“这里还没有接待室大。”

是的是的,罗杰夫眼角有些抽搐,和霍德华一样的斯塔克,幸好他并没抱有这会是一个好好先生的想法。斯塔克总是没有这样的异类。

“你不考虑下神盾局的提议吗,队长。”托尼对着他虚举了举手,硬是让罗杰夫从中看到了他拿红酒的姿态,“如果说技术,没有谁比斯塔克要更好不是吗。”

“这不是技术问题,斯塔克先生。”罗杰夫有些头疼地按压着太阳穴。“我对现状很满意,不需要其他照顾。”

说完这句话后,罗杰夫敏锐地感觉到对面的小斯塔克先生有些不爽,他微微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是并不想改变自己之前说的话。对他来说,现在的生活已经足够了。还未开口,一通电话结束了这场尴尬。

“喔,好吧。我想我该走了。”托尼看了看来电显示,耸了耸肩。

罗杰夫松了口气,起身将托尼送到门口。正想关门,却被一只手抵住,一张脸正对着他:“我想队长你知道什么是最好的。”

罗杰夫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然后在人离去的时候迅速地关上了门。

噢…斯塔克…

挂掉电话,寇森一转头就看见自己的头顶上司,插着手站在他的身后,神情不明。

“打给队长的?”

“是的,局长。”

听他这么一说,局长的卤蛋脸似乎变得更黑了——大概是错觉,寇森想,毕竟局长已经没法再黑下去了。弗瑞可不知道自己忠心的部下此时在想些什么,他神情严肃地看着寇森:“我以为你知道,斯塔克还是被监视人。队长不适宜和不定因素接触。”

“是,顾问的情况我都知道。但是,弗瑞局长,你应该相信队长。”

听了寇森的话,弗瑞觉得自己的牙龈开始隐隐作痛。多次的经验提醒着他,接下来的事觉得是他不想看到的。果不其然,就像打开了黑匣子一般,寇森一脸坚定,眼神莫名,对着自己的上司买起了队长安利。

“我相信队长因为队长从成为超级战士前就是立场坚定的人局长你太多虑队长他balabalabalabala”

多么悲伤的故事。尼克弗瑞气恼地咬了咬牙——当然别人看过去他还是那个闷骚的卤蛋——身为上司,这么多年的奋斗,到头来却依旧成不了心上人眼中的唯一。他又看了看一脸迷恋念叨着梦中情人的寇森,觉得这个以队长为中心的世界已经无药可救了。于是一气之下,丢下一句“这件事的处理,你看着办。”便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可怜局长爱慕照顾寇森多年,却比不过他人心中一个队长。

以上,都是蹲在房顶嗑瓜子的巴顿特工自己脑补的,请勿计较。事实上弗瑞不过是忍不住寇森的安利/唠叨,于是丢下话就落荒而逃了。

弗瑞走后没多久,寇森就停下了安利,抬起头将目光投向在房顶角落的鹰眼。看见寇森在看他,巴顿勾起了笑脸,指了指手里的纸袋。

“吃瓜子吗?”

TBC

复联恋爱单箭头梗

死忠粉寇森联系了顾问妮妮,希望他这个土豪能够帮助自己,给队长提供更好的物质生活。

留心队长举动的妮妮,日久生情。对队长开始心动起来。然而队长内心仍旧有一个心心念念的人,阻挡了妮妮的情路。那个人是队长的基友吧唧。

事事难料,被洗脑的吧唧在九头蛇的这么多日子里,开始对和自己一同出了好几次任务的叉骨大大产生了依赖,队长的道路依旧漫长。

皮总是九头蛇在神盾局暗处的头领,作为雇佣兵的叉骨因为幼年受他所救助,内心中的仰慕之情在时间的流逝下,变得暧昧不明。

但是皮总是个利益至上的人,唯一让他付出过情感的人,直到他死去,也只有独眼卤蛋这个曾经的学生【?】。对于叉骨的情感,他即使有所察觉,却也不会挑明。

卤蛋作为曾经的神盾局头领,不是毫无缘故的选择了寇森,除了他和复仇者的亲密以及他出色的领导能力以外,情感也是重要的因素。

但是为复仇者们忙碌的寇森,并不知道自己曾经的上司对于自己的那点心思。

从寡姐向绿胖告白那天开始,寇森就知道不好了。谁知道绿胖不仅是不好了,还砸了架飞机就逃走了。后来好不容易联系到他,就被他一句“我喜欢的是托尼,帮我对娜塔莎说声对不起。探长。”给堵了回去,还没问些什么就被挂了电话。

想去和寡姐谈谈嘛,寇森自认为自己没什么胆量去挑起复联第一女汉子和第一土豪之间的战争,于是只好去鹰眼家避避风头。

两个汉子被鹰眼老婆赶到院子里喝着酒,无意间聊起了过去。“嘿,你知道吗,探长。”鹰眼打了个酒嗝,“我当初还以为我能和娜塔莎在一起。结果现在我又有了个孩子,她却还是单身。”

寇森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那个和自己同龄的男子,他还是那么单纯的摸不清别人的想法。想到这里,寇森松了口气,这样,他不知道自己喜欢他的事,也挺好的。不是吗。

END【bu】

PS.大锤“你们中庭人真会玩,我还是找我底迪去了~”

PSS.猎鹰“呵呵”【真单身狗】

【不知道写不写系列】

寇森→鹰眼→寡姐→绿胖→妮妮↘
↖卤蛋←皮总←叉骨←冬兵←队长

锤哥→基妹→抖森【bu】

猎鹰OTZ_众人独浊我独清

一如既往的手废


爬不出来+1(๑´ㅂ`๑)


纪翌:

有这么不要脸的官方,我都不好意思了TT

米酒:

马了资料!

ssay_7:

Winter soldier在MCU 的Wikia介绍中真是满满的stucky!!⁽⁽٩( ´͈ ᗨ `͈ )۶⁾⁾~~

而且补充了好多细节,非常适合让电影党更了解冬哥和stucky满满的羁绊!!!

以下算是个人小感想+wiki中重要细节啦

除去基本简介,开始Bucky介绍, 就先打出盾冬的经典的海誓山盟I'm with you un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官方在后面对这句话的描述是
something Rogers would keep to heart for a long time.
ヘ( ̄ω ̄ヘ)

少年时期 The two became best friends and stuck together for years. 认识豆芽菜Steve后就一直成为好基友呆在一起啦。(话说吧唧你还有3个弟弟妹妹怎么不去跟他们玩)
当兵前Bucky还在拳击馆给豆芽菜训练了2个星期 。 大盾解冻醒来后就整天去拳击馆打拳什么的我才没有多想其他原因呢๑乛◡乛๑


快乐时光很快过,然后就是关于Bucky成为冬兵的介绍了……心疼吧唧。QAQ

Zola没出来之前苏联就一直关着被截肢的Bucky,说好的同盟军呢!!!!没有一点同盟爱啊! 不把Bucky交还给美国。
Zola被放出来后 Bucky就悲剧了 不断被各种人实验 换金属臂 然后用各种方法给Bucky强迫洗脑…最后的最后 Bucky became more than a weapon for his greatest enemy…… QAQ。
在hydra Bucky就只被当成一件asset,用完他就冰起来保鲜… 完全不当人使啊!!!


到了Bucky和Steve的航母之战,罗大盾拯救完世界之后,任打不还手,亮出经典句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瞬间秒杀感化小吧唧!!
Memories flooded to the surface, as Barnes relented, unwilling to throw another punch. 
记忆片段各种浮现,(两人甜蜜的旧日时光浮现眼前,脑补的XDD)吧唧对大盾再也打不下手 。完美注解了电影中吧唧那泪光闪烁的小眼神啊!!

官方关于后面Bucky救Cap和去博物馆的说明基本上是说Steve说出动人情话(并不是)后Bucky意识到他真的是他的老朋友(情人) 就打不下手了,跳河救Steve ,确认了他还没死才默默离开,决定去寻找自己的真正身份;觉得官方意思是Bucky应该也没有再回hydra ,之后就去博物馆了解他们的历史(情史)。

关于Bucky的生平就告一段落,后面就是介绍Bucky酷帅狂霸拽的身体素质武器装备战斗技巧啦 。有兴趣可点http://marvelcinematicuniverse.wikia.com/wiki/Winter_Soldier

总之看了冬哥的Wikia生平后,觉得在盾冬的坑底更加爬不上来了呢(/ω·\*)~

黑塔利亚群宣

#群宣##黑塔利亚ABO公寓#

#445452093#

#445452093#

#445452093#


这是一个扭曲的世界。

普通人生活在自己的国度里。他们肆意地挥霍着自己的青春与生命,遵循着祖祖辈辈的规律娶妻生子。男子成家立业,女子为夫育子。理所当然。

然而,就如他们不知道自己擦身而过的金发男子,和自己有什么不同、更难以猜想到自己错了与历史见面的机会一样。

他们永远都看不到,秩序下混乱的世界。

男子,不再只是唯一的主宰。

女子,改变了下位者的地位。

荷尔蒙的萌发,决定了上位之人为谁。


#

#


一双手蒙住了他的双眼,荷尔蒙刺激着他,令他不能自己。

伊利亚尝试着张开嘴,如落入干旱的海鱼般,试图在不属于自己的地盘摄入氧气。然而,激素愈来愈烈,他能感到的不再是解脱,而是无尽的虚空。

耳边传来一阵轻笑,男子的呼吸带着他所渴望的,落在耳边。


“我想,你大概是需要一个Alpha 了,My Omega .”


#

#


合上录像机,群主帝燕转过头,一脸深沉:群里有个Omega伊利亚——亲爱的白俄罗斯姑娘和美国先生您们当真不来看看他在你们身下的样子吗





【在下哭了一脸】


#445452093#

#可时代女体异体子体喵体#



    #阿尔弗雷德茫然的躺在石床上,背后是冰凉的触感,身上是火热的抚弄。亚瑟将他的双手拉到头顶,舌头侵略般的在的双眼舔舐着,然后掠过鼻尖,最后选择在他的口中共同舞动一曲火热的圆舞曲。趴在他身侧的王耀摆弄着自己修长的双手,如同绘画般在他的胸膛上层层叠下,又时不时用食指和中指夹起那樱红色的樱桃,在手中玩弄着。而更让他惊恐的还是弗朗西斯。那个男人的手在他自己都不怎么触碰的地方四周流连着,给他一种不知所措的颤抖。#

#ABO的世界#


学府系列_浙大、南开

看到好多人刷清华北大,还有人弄了复旦黄浦过来。

。_ 。突然好想yy浙大,就有了这个短小的段子。。


#不知道什么鬼##据说名校很好玩##浙大南开出没#


夜深了,手机屏幕却仍旧在黑暗中闪烁。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有些心烦意乱地接通了,语气不善:“什么事!?”


“我说,小浙,脾气怎么这么大。”电话那头听着他压抑的声线,不禁笑出了声,“莫不是看见清华北大那两家伙的事,才恼怒了。”


“南开,你不会就是专程来看我笑话的吧。”浙大紧抿着双唇,眼角通红的看着前方的虚无。


也许是想象出了那人委屈却依旧倔强不已的样子,南开不禁在心中默默叹气:“我在你心中就是这般?”


“…”


“你也看到了吧,即使你怎么努力,清华这人眼里心里放着的都不会是你。

我和他们两也是处了好几年了。早先落魄时,就知道清华和北大那是看对眼了,看现在这样子也是不变了。你…”


“我知道…”浙大咬着下唇抬起头,借着微弱的月光凝视着放置在桌上的相框。不用看清,也能在脑海里勾勒照片中青年的模样。


“我知道…但是,我放不了手了…”


电话挂断了,他却依旧手持着忘记放下。南开眨了眨眼睛,突然间觉得有些酸涩。明明只是被挂了一次电话,他却觉得有些难过。


“这个傻瓜…”


他笑起来,试图像往常一般在脸上挂上嘲讽。却又在想起浙大带着哭腔的话时,落了下来。


“真傻…”